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1章 轻声喊着师伯
 只见得这氤氲幔帐之内,容音原本这拼死挣扎的气势,无端弱了好几分,她无力的捶了小师伯几下,便被这条可恶可恨的怀龙上,他的舌头,便是这般强硬的撬开她的牙关,顺溜的滑入她的内。

 ***便是小师伯这般的气息了。容音心中狂跳,双脚无力的蹬着铺,大腿原是要闭拢的,却被小师伯的手用力着。这可真真儿是要了她的命了,她便又觉得,这几十年来的清修。

 那是白修了。非但如此,随着小师伯的手,在她腿心间的动作,小腹内便是排山倒海的涌来情,容音捶打着易擎的手,也逐显软弱,她似不愿一般的“嗯”了一声,舌被小师伯碾磨着。

 又抵抗无力,便显得半推半就了起来,层层幔帐落下,雕着繁复君子兰的木门半开,也不必闭拢了。反正这处屋子被易擎下了制,里头发生些什么,都不会教外人知晓。便是见那屋子内,情的气息渐渐浓郁。

 原本该是生气的龙太子,又该是恨的牙的小花,这会儿双双跌入了意之中,他就伏在她的身上,舌一路下行,又到了她的前。不知怎么的,容音裹住双的肚兜。

 就这么松松散散的,被易擎一把扯落,她的前一凉,反应过来时,刚要用双臂遮住自己的双,却被小师伯抓住了手腕,强行的在她的脑袋旁。

 易擎低头看她,见她面色绯红,似略有恼意,但更多的却是羞怯,便是笑着又来吻她,见她躲了一下。

 他便又来亲吻她的脖颈儿,一路下行,道:“音儿,师伯已经许多年没尝过你这子的香甜了。今就让师伯尝尝可好?”

 被迫展的容音,心中又气又羞,待得师伯至她那尖之上,咬着她的时,容音便道:“师伯真是这修真界里,第一之龙,旁人都说龙族人,对其伴侣极为忠诚,可是再看师伯,这是在做些什么?”

 “师伯不忠诚吗?”易擎闻言,略略抬起头来,又往容音的锁骨一路吻了上去,容音微微

 他却偏不往下,舌只管行至她那耳垂处,着,此时,容音原以为小师伯会顺着她那往下,直至含住她那略见显尖,却是哪里料到,这恶龙似存了折磨她的心思,说了要尝她子的香甜,勾得容音起了心思。

 他却放着她那两朵硬尖尖不管,只将濡的舌尖入了她的耳内。容音只觉半边身子都要软了,她娇怯怯的呻了一声,轻喊一声“师伯…师伯…”“说啊…师伯如何就不忠诚了?”易擎的舌尖。

 就如一条小蛇般,往容音的耳廓内一探一探,另有大手,又住了容音赤在外的儿,宛若迫一般,今非要将此话问个明白。

 “师伯,师伯明明已经有了妃子,还来招惹音儿,这算得忠诚吗?”提起此事,容音心中愤怒,将她周身情又稍稍冲散了一些,却又听得小师伯用着悄悄的音。

 在她耳边道:“瞎说,我看,明明就是音儿想要弃了师伯,去另寻爱,还将这罪过怪在师伯头上,说师伯选了妃子,哪儿呢?音儿可是瞧见了?师伯若是有了妃子,还来这无甚趣味的天极宗做甚?”

 ***小师伯这话,便是让容音愣住了。敢情她自己一个人生了几十年的气,却原来小师伯并没有选上妃子吗?又觉小师伯那舌尖往自己的耳内探着。

 她也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心情,只是挣扎着。带着半边酥麻的身子,放低了姿态求道:“师伯,师伯放开音儿,不能这样…”

 “不能哪样?音儿也不是第一次与师伯做这样的事了。何必这般羞涩?”易擎故意将容音的推拒理解为她过于羞涩了。

 大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着。又扯落了她上系着的带,他起身一些,扯着容音的裙衫与亵往下拽。容音已是上身赤着。

 趁着小师伯起身这空袭,侧身来,纤细的双臂捂着前两只软绵的子,便想要跑了。却是又察脚被小师伯拽住。

 她红着脸,回头来踢了小师伯的膝盖一下,又扯着自己间即将滑落的头,娇的嗔道:

 “师伯好不要脸,这般欺负音儿一个晚辈,看这天极宗,与龙宫上下,哪里人比师伯更尊贵,可这般尊贵的人儿,竟然做出这等下的事情来,哎呀,放手,音儿的子要掉了!”

 易擎抬眸,看了这已经半的娇花,亵已被他扯落在了上,她遮挡间,只遮住了前面那点着黑色处,却未遮住那白花花娇软软的

 他一时孟得形骸起来,只管伸手,握住了容音的半边,手指指尖顺着那瓣间的隙,直直探往她的后庭,抚着了那一褶褶的地方,轻轻的。这可真真是拿住了容音的半条命了,她尖叫着。呻着。前方抓着的手便松了。

 又来后方想要挡住小师伯作恶的手指,却是不想,顾得了前,便顾不得后,若是要顾着后头。

 她前方自然守不住了。易擎直接一手拽下了她的亵,将她剥的寸缕全无,容音踢着脚,又扭动着身体,香汗淋漓的想要将小师伯放在她后庭的手指甩开了去,却不见她这挣扎间,儿沉甸甸的晃着。

 ‮腿双‬间那黑秋秋的发,沾着漉漉的水,这番模样,怎教易擎忍得,他上前便是抓住了容音的脚踝,拖着她的双脚,将她拖得离他近了一些,只管着她,迫她‮腿双‬分开,易擎低头便是含住了她的一只椒。被小师伯几番渎着这一粒红润润的果子,容音浑身都在发软。

 她蜷着脚趾,长发黏在脸颊边、脖子上,与她那肌肤细腻的肩头,容音躺在小师伯的身下,手指咬住了,偏头,一脸极致的愉,愉到带上了些许痛苦的神色。

 她已经快要无法忍受小师伯在她尖上的了,她白玉一般的‮腿双‬,被迫分开着,那腿心处,便着小师伯的龙。容音又听得自己带着一股甜腻的嗓音,轻声的喊着。

 “师伯,师伯…师伯…不要再吃音儿的子了。师伯,小师伯…”这话里哪里有半分不要的意思?听在易擎的耳里,愈发觉着她的。  m.bBww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