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22章 一骰,一骰
 她是想要的。***易擎着容音的尖,又是伸手,扯落了他间的盘龙纹玉带,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的除去,直至赤身在了容音的身上。容音原以为,这一回小师伯不过跟前次一般。

 只在她‮腿双‬间磨一磨那龙,加之小师伯对她这儿,又是捏又是,早已教容音失了礼法,因此,也并未挣扎得太过于惨烈。

 哪里知晓,易擎扶着他那龙便直戳容音的腿间。容音起初还未在意,只呻道:“师伯…快些出去,不要啊师伯。”易擎却是在这娇躯上,腹往下一沉,用力抵入了容音的儿内。

 他舒服的昂头,双眸睁开,眼中一片血光,耳际早已不顾容音的尖叫与哭泣,缓缓的律动了起来。

 修真之人,被破除了处子之身,到底能有多痛呢?容音看人间话本子时,也曾看到过一些秽霍的,都说能疼的女子生不如死。以往,她觉着这生不如死,肯定是夸张了。

 修真之人合,哪里会有生不如死的,结果突然就被小师伯,用龙捅入了她的下体,教容音疼的是死去活来。

 偏生她如何呼痛,如何求饶,小师伯就是如此无情,他根本就不顾她的叫喊,似要逞够自己的望般,不但用龙入了她的身体,还进进出出的,似用她的儿,摩擦着他的整,又似用他硕大的龙,擦拭着她的。容音疼的生气,通红着脸。

 也不知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只管大张着腿,用着自己这小小的儿,容纳着小师伯的进出,凭的他伏在她的身上,用他那硕大的龙,有节奏的捣弄着她的下体,她半点反应都无。

 给小师伯这条恶龙哪怕一丝儿的反应,容音都觉得恼!易擎看出了容音沉默的反抗,他息着。

 用手肘微微的撑起了自己的上身,只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将她撇开的脸掰正,复低头来吻她的舌。

 直感觉自己的下半身,从腹处直接被折断了的容音,原本是打定主意不理这坏龙的,他却是一边在她体内律动着。一边用他那舌尖着她的舌,还不知廉的逗她。

 只听易擎道:“音儿,这就不理师伯了吗?你瞧你这朵花,现在正在与师伯做些什么?嗯?若是让天极宗中,那些将你看得如何圣洁的弟子们知道,此时此刻,你这儿,正被你的亲亲师伯弄着,他们如何看你?”

 随着易擎这话说的恶劣,容音的脑子里便不断的过着天极宗的众人面目,与修真界的这些个礼仪尊卑,这可是完了。妥妥的完了。

 她一时花胆包天,待得小师伯的舌再探入她的口中,她便张开牙关,将小师伯的舌一口咬住。易擎“嘶”的了口气。

 也不收回自己的舌,只管在二人下体连接处,重重的顶弄了一下容音,引得她发出“嗯”的一声,自己松了口。

 舌子一得了自由,易擎便愈发的猖狂起来,只抓住了容音的小,若狂风暴雨一般的,狠狠的起了她。

 ***许是受了易擎的心情影响,这天极宗脚下的修真小镇,立时布满了云雨,原就该到了傍晚时分,黑云城而来,整座小镇便若黑夜提前降临一般,又是下了雨。

 那雨珠儿还偏生下的极大。易擎在房中,抓着容音的,伏在她的身体上,用力撞击着她时。

 那雨珠儿便从空中落下,穿过他的制,落在屋顶上,院子里。又打落园中娇的花儿,发出噼里啪啦,宛若玉珠掉落银盘的声响。起先时候,容音承着这恶龙的,疼的嘴都发颤了,她忍着他在她的身体里作恶。

 他每一次进出的撞击,都能带起容音的下体,那火辣辣的疼痛,后来实在是忍不住,容音只觉自己再不反抗。

 就要被小师伯给折磨死在这上了,她便是追着小师伯的舌咬他,只她一动,腹便是要用力的,儿自然便要缩紧,这一缩可不得了。硬生生将易擎给夹出了一身的汗来。

 他显得很痛苦,伏在这娇的女体上,难得没了平的气焰,只苦苦求饶“别夹,好音儿,别夹师伯…不行,不行了。你乖一些,别…”

 这告饶的模样,配上易擎这剑眉紧皱,一脸痛,浑身肌紧张的姿态,让容音一下便得意了。

 她无师自通的,以为自己掌握了什么拿捏这恶龙的命门,便愈发的缩紧小腹,大腿内侧用力,用着自己原就紧窄的儿,使劲儿的裹住小师伯的这龙。叫他猖狂,看她厉害!易擎“啊”的叫了一声,抱着容音翻身而起,龙依旧不舍得从容音这销魂窟里退出来,只伸手,狠狠的一巴掌拍在容音的儿上,斥道:“教你不听话,该狠狠的打!”容音何时被易擎这般动过的。

 她的逆反心理顿起,大腿内侧还是用力,故意使劲儿,且还使出了吃的劲儿,不让她夹这祸吗?她偏生就要夹。“音儿,音儿!你这个小妖,音儿…音儿你这小货…”这下子宛若捅了马蜂窝了。

 易擎起先还在求饶,被容音这一用力夹裹,便是怒吼着。理智便是全全失了。直接抱着容音站起了身来,也不念及她初初承

 也不念及她娇细腻,只管逞着自己的兽,疯了一般的顶弄她。这是神仙也给不了的愉,再多的富贵,再崇高的身份,也不及易擎在容音这温柔乡里弄一遭。

 又见易擎无法控制的,赤身上长出了一片一片的黑麟,他将臂弯间的娇花抛上拉下,又将她抵在了房柱子上,弄她,疯了一般的撞击着她。

 这会子,容音才是真真儿觉着自己折了,她方是后悔了自己这报复的心思,不该图一时的心情,而招惹了这个坏蛋,便是娇滴滴的服软,又呼疼道:“师伯,轻一些师伯,音儿太疼了。师伯,救命啊…啊!”她哪里又能明白这男人的心思,火儿都已经被挑衅了出来,便是她如何痛哭求饶,都是不能的了。***

 便是易擎在她的体内宣自己的龙,一股,一股,全全入了容音的花蕊深处。容音早已受不住易擎这疯狂的弄,受不了龙的浇灌而晕了过去。

 说起容音的本体来,原也只不过是那迭林中不曾开化的小花,对于未曾依附在母亲身前之事,早已不记得了。  M.BbwW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