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师伯(H) 下章
第33章 甘之如饴(全书完)
 “你敢。”容音纠他不过,教他的尾巴滑入她的裙底,顺着她的亵管,便钻上了她的大腿,只往腿心处游弋。

 这恶龙如今囚在她的神魂里,世人都怕他终有一出来作恶,哪里知晓,正是如了这魔神的意,他才不管屠不屠修真界人士,只醉心她,闹得她神魂都不得安宁。***有人时候,易擎还能收敛一些,若是无人。

 他顷刻就能出来她,偏生她的神魂囚着他,能力却又弱于他,只要他不离她远些,他要自由进出她的神魂,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便是造成了如今这样自掘坟墓的场面。

 他这般醉心,她还偏生不能离了他,就只见这简陋的茅草屋中,娇的花儿满脸红的“啊”了一声,不自觉的分开了大腿,任由那蛇一般的尾巴覆在她的户上,用着他最柔软的底部,轻轻重重的在她户上动。

 容音自是受不了这等折磨,只觉小腹一,有滑腻的水自她的出,润泽了黑蛇的尾部,教他动得更顺滑一些。

 蓝色碎花铺成的上,容音十指抓紧了身侧的单,原本那在她身体上纠的黑色魔物,又化出一条小蛇,自她斜襟处游出来。

 黑色的蛇形身体,箍着容音衣内的两团雪腻滑动,稍有碰触到那雪腻顶端的朱果,便得容音娇连连,她只一动,下身又出一大波的汁

 等她浑身无力的挣扎着要起身,下体便被这魔物的蛇尾钻入,她“啊”一声,又娇软的躺回了上,浑身随着这钻入体内的一截滑腻尾巴而难耐的动作着。这是一种不自觉的夹和。

 他的那一截黑色蛇尾在她的下体内,搅得她感酥麻,她又因着掌门师兄就在制外头等着。

 易擎她,一时半会儿又不会草草了解,容音一边分开大腿扭动着自己的娇躯,一边息道:

 “啊…师伯,小师伯快些饶了我罢,让我出去见一见掌门师兄,若是让他等的时间长了,他直接破了制进来,该是如何?啊…”“制是我下的,他进不来。”

 黑蛇在她周身游走,推得她的衣裳凌乱敞开,裙子上已经润泥泞,并着亵一同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化为了人行的易擎,直接在了容音的身上,他的器便是那滑腻的尾巴。

 此时在她下体内,又大了数圈,只听得那木头做的“嘎吱嘎吱”的晃着。易擎双手握住身下娇花的肢,有节奏的撞击着她的顶端。满室靡,放

 “啊…师伯,师伯,音儿要丢了。丢了…师伯…师伯快一些…”随着易擎的弄,容音哪里还记得制外头的掌门师兄,她纤细雪白的小腿勾住了小师伯的,大腿分到最大。

 随着易擎的动作而合着他…只等那理万机的天极宗掌门,一直等在紫竹林外头,脑袋上都似长了蘑菇,才见着这清心峰紫竹林外的制微动,容音一脸困倦的从林中款款出来,浩天一见,以为她在林中锢魔神,自然耗费许多精神。

 等了她许久的一点子微末怨气,也瞬间烟消云散,只叮嘱她几句,说她现在事关整个修真界存亡,千万要好生照顾自己,无论天极宗抑或清心峰,一等杂事全不要她照顾,宗门内若有什么好吃好玩儿的天财异宝,也自当紧要着给她。

 听得容音心中不甚欢喜,几乎是扬着小手绢,天喜地的将掌门给送走了。又伸了个懒,望着清心峰上的皑皑白雪,赞了一声清心峰的雪景如画,便是听得脑子里易擎酸不溜丢道:“他竟然等了你这么长时间,这心也是够诚的。”

 “我师兄的醋你也吃,得亏他对我没什么,若是有些个什么,你不得把我泡在你那醋缸里头?”容音摇摇头,笑着将手往后一背,懒懒散散的又往竹林里头走。大雪落下,林中笔直的立着一名身穿黑色衣裳的男人。

 正执了伞立在小路上等她,待她走近了,他将手中的油纸伞遮在她的头上,眸血红,翻滚着醋意,却又满脸温柔的看着伞下的女子,轻声道:“回吧。”

 容易伸了个懒,伸手抱住了易擎的胳膊,两人一同走在竹林里,她轻声道:“老是住在清心峰上,也有些腻了。听说北极山的雪景很美,小师伯,不如我们去那里看看吧?”“你要去哪里,我便陪你去哪里。”

 伞下,男人温柔的声音响起,说着时,两人已经到了林海深处的茅草屋前,他只替她收了伞,又伸手开她脸上的发丝,他双眸虽然血红,浑身皆是魔气,但神情温柔宠溺,爱她已然入骨。

 此一生生世世,她画地为牢,他甘之如饴,被她囚徒。(全书完)  M.BbWwxS.com
上章 小师伯(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