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塾妇狩猎者 下章
第10章 就因病去世了
 “可以,请坐。”我看了一下她那挂在香瓜般大小的子上的工作证,马蕙岚。两人安静地吃了一会儿,马蕙岚终于打破了沉默“你是梅姐的…”“我是她丈夫,有点让你惊讶了?”我很坦然。

 “的确是有点,来我们这儿的生孩子无论丈夫的年龄如何,大多都是年轻的,很少像你子那样的,而丈夫又这么年轻的就几乎没有了。”马蕙岚笑着继续说“有你这么体贴的老公,梅姐真的很幸福哦。”

 马蕙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总感觉她另有所指,但是没有认真去想。红梅最近一段时间,都非常嗜睡,中午都要睡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所以我也没有急着吃完回去病房,一直在跟马蕙岚在餐厅聊天,向她请教一些护理的事情。

 而且我也想跟这个妇护士好好亲近。我们谈了超过一个小时了,才各自离去。回到病房的时候,红梅刚好睡醒伸懒这个动作把绝妇本来就硕大得夸张的巨凸显得更加炫目,再加上睡醒后慵懒的体态,更让我情其中。

 “梅姨老婆,你真美。”“去去去,什么梅姨老婆的,七八糟…刚才我睡觉的时候去找别的女人了?”“哪有,你摸摸看,一直为你硬着呢。”说罢,我还抓住薛红梅的手去摸我的

 “辛苦你啦好老公,等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再好好伺候伺候你。”说完朝我脸上吻了一口。“乖宝贝,好好休息吧,我去外面逛逛。”说着。

 我让薛红梅躺下,自己往更高层的地方去散步,这时已经是晚上7点过后,这一层已经没有什么人在上班了,然而。

 当我走到院长办公室附近时,隐隐约约听见女人的呻声:“嗯…”心以及好奇心驱使我走过去一探究竟,却发现让我发的一幕。

 此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美妇护士长马蕙岚,正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用他们的在成体内大力的着。

 坐在沙发上的是个老男人,皱褶的脸上正带着享受时愉悦的表情,正被趴在自己身上的美妇的不断的吐着,老男人的大手不时的抚摸她的豪和妖媚的脸庞,眼神里充满了

 他正是医院的院长,郭明朝。在马蕙岚身后干着的是个青年,双手搂着美妇的肥部大力的着。

 让自己的在美妇的眼里大力的进出着,啪啪的响声在两人的合处不断的传来,让青年的脸上带着无比得意的表情。这个青年我见过一次,他是郭明朝的儿子,郭宝杰。

 “嗯…好舒服…被院长和宝杰同时干小眼…”父子两人你入我拔出或是同时入拔出,将马蕙岚干的叫连连。听到美人的回答,郭明朝的更加的发了,而对面的儿子也是话不断。

 “货岚姨,我和老爸一起干你,?”那个少年问着身前的美妇道。“…好…岚姨…最喜欢…你们…一起…干我了…好啊…”美妇有些意叫道。马蕙岚已经身经百战,眼都被干得有点大并且发紫了,但是父子俩还是被她那高超的技术夹得舒无比,没多久高就来了,两人同时将在了美妇的体内。

 用纸巾简单地清理了自己的下体,看着瘫倒的两父子,马蕙岚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的目光,脸上还是陪着笑离开办公室。

 “真是的,那两父子,还会玩,就是把人家搞得不上不下,难受死了…”求不满的马蕙岚正走在回科室的路上,我躲在暗处突然出手,一手抱住她丰体,一手捂住正要喊叫的小嘴,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岚姐,我刚才看到你好像吃不的样子哦,要我来喂你这个妇吗?”“哎哟,原来是你,你好讨厌哦…好大…”我的凶器抵在她的身上的妙处火热地摩擦着。

 “想要吗?让我来足你…”我一边玩着肥硕的子,一边亲吻怀里美人的耳垂。“求你…别折磨我…快给我…”我并没有立刻提上马。

 而是拉着马蕙岚的手,往更少人的顶层走去。***医院顶层设有休息室,为了避免别人打扰,我们进入了休息室后,锁上了门,尽情乐。我坐在水上,马蕙岚背对着我趴在我的身上,上手扶着我的大腿,把我那起的子里解放出来。

 头部开始主动的摆动起来,巨大的在她的嘴里开始快速的进出,而她的香舌也在嘴里不断的弄着。我伸出手,把妇护士的内从身上褪下,慢慢的游走在她的两股之间,仔细小心地抚摸着。

 马蕙岚的浓密而卷曲,因为刚刚被干完,所以非常凌乱地覆盖着。我右手的中指缓缓的拨开美护士‮腿双‬之间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紫,直直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窟。

 手指的关节轻轻一弯,指甲刮在粉娇软的壁上,真滑啊,受到刺,马蕙岚情不自的呻声从樱口中传出:“嗯…”从深处渐渐渗出许多滑玉润,马蕙岚感觉到自己那刚干下来没多久的,又再次滑润起来,她的小嘴裹住我的大巴,并闷闷发出的呻,我的手指在她自己的里面,被暖暖的包裹着,太舒服了!

 美妇忍不住扭动着户使劲往我的手指上套,让手指更深入,终于,她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吐出,媚声对我说:“好弟弟,不要逗姐姐了…舒服…好舒服…我要…我…别逗我了…快点干我吧…姐姐要你的大巴…”

 “嘿嘿,岚姐,你可是护士长,刚刚才跟两个男人玩夹心内,我可要帮你洗洗啊…”“好吧,小坏蛋,快点,只要你给巴我…”我把马蕙岚的衣服全部掉,出一身的美

 然后拉到自来水管旁边,让她把雪白的大股翘起来,接着直接把胶管中,打开水阀,让自来水直接冲击美妇人的道。“啊,好冰…嗯啊,但是好啊…”冰凉的感觉从肚子一直升到大脑,带来的刺感使得马蕙岚叫了起来。

 接着我又毫不留情地把胶管导入她那刚被爆完没来得及复原的‮花菊‬里面。水一直灌入马蕙岚的体内,直到她大喊受不了我才停下手,这时,妇护士长的小腹已经被灌得微微凸起,像有了身孕一样,我抚摸着美人的肚皮,突然发力一按“啊!”马蕙岚惨叫一声,眼里面的水伴随着异物和臭味出来,带来的快同时让她膀胱失,金黄得比另外两道水柱还高。与别不同的快在瞬间弥漫到了全身,马蕙岚脸色红,全身乏力,靠着墙壁瘫倒在地上,着气。

 我抱起她,回到水上,背对着我,翘起肥,用狗的方式,腹往下一沉,猛地入美妇的里面。

 “哦…好舒服…轻点…大…太大…到底了…到底了…你要死我啊…死姐姐了…”马蕙岚被我的大巴一下子深处,舒得又清醒过来。

 为了让自己的大巴更加的持久,我三浅一深的着,每三次有一次是把全身的重量加在入到部,好象要把大给刺穿,每次美妇都发出很大的叫声,抬起股,并同时夹紧

 “亲弟弟,亲老公,亲爸爸,姐姐的大被你烂了…用力地它…翻姐姐的穿…烂我的大…”

 美妇越叫越烈,得语无伦次了,她一边放声叫着,一边慢慢摇动着娇媚的身子,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套着宝贝画着圈。

 花心被火热的烫得酥麻难耐,大内壁的摩擦得万般酥。一阵阵战栗的温柔涌上心头,一股股花桃汁随着的进退也汩汩而出。

 各种前戏的刺,加上我的疯狂送,马蕙岚被弄得娇连连,十来分钟,一阵阵的高如巨一般席卷全身,一阵阵酥麻的快冲击着她的大脑,越来越强越来越震撼,身子颤,花门大开,大股大股的奔涌而出,中的也一阵有节奏的一张一合紧缩起来。

 含着巨大的一收一放,倒像是无数的小嘴在销魂的。太了,美妇护士的技术了得,我也没有刻意控制自己的关,紧抱肥,一股全数注入美人的销魂里面。

 “啊…哈哈,大美人,还要不要…”我巴,拍着她的大白笑着问。带着高的余韵,马蕙岚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媚笑道:“嗯…暂时不要了,死老娘了,好久没有这么过了。

 我家男人又没啥‮趣情‬,医院的男人又没几巴有你壮的,怪不得你能足梅姐了哈哈。”“嗯?怎么说?”我捏着美妇的F罩豪,好奇地问道。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能土,你家梅姐今年46,子如球,股若盆,天生就是个绝世尤物,跟她好的男人,要么就是能力过人,要么就是要几个一起上,否则,一年半载,就尽人亡了。”的确,梅姨的前夫,在跟梅姨这个绝代尤物结婚之后,才两年时间,就因病去世了,这里面,估计有梅姨的原因。薛红梅多年以来,身边的经历过的男人数不胜数。

 除了那些只是觊觎钱财的,更多的是承受不住她那极品体的求,所以才会被我“乘虚而入”抱得美人归。  m.bBwwXs.Com
上章 塾妇狩猎者 下章